头部背景图
天使城轮播图
探秘潍坊网红主播 月薪万元是“标配”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19-06-06 01:01   

  探秘潍坊网红主播 月薪万元是“标配”招商主管QQ:23996天使城娱乐

注册

登录唱歌、跳舞、脱口秀、吃播、游戏……对网络直播来说,内容丰富又多元。这个以18岁到30岁为主力的主播群体,靠着风靡全国的直播经济,每个月轻松赚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。越来越多的企业瞄准这一风口,成立网红公司,包装、打造“网红主播”。5月22日到26日,记者走访我市多位网红主播和多家网络直播公司,了解他们不为人知的“背后的故事”。

  今年30岁的王甜甜,可以说是潍坊最早的一批“网红主播”。从2011年成为网络主播至今,她每个月最少赚5万元左右、最多月赚二三十万元。这可能是很多普通工薪家庭奋斗几年的总收入,但对很多“网红主播”来说,这个收入并不值得惊讶。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王甜甜只有小学学历。

  “做网络主播真的是零门槛,人人都可以做。”王甜甜说,她之前当过销售员、卖过化妆品、开过服装店,成为一名主播后才挖到了人生的“第一桶金”。后来,熟稔这个行业的她做起了主播培训。“我接触到的网络主播们,既有精通6国语言的海外留学生,也有连小学都没有上过的农村姑娘,形形色色的人都有。”王甜甜说。

  潍坊紫星娱乐创始人张晓,对网络主播“零门槛”的观点表示赞同。他说,他甚至从马路上“捡”过一个发传单的小姑娘,挖掘她成为了网络主播。“当时那个小姑娘给我传单,我不要,但她还很执着地给,我感觉她很努力。”张晓说,在他的紫星娱乐里,网红主播们既有高学历人士,也有普通的售货员、超市收银员。

  但是,张晓也表示,虽然网络主播门槛低,但想要做得好、做出成绩,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“这是个宽进严出的行业,只要努力人人都有机会。”张晓说。

  对网络主播们来说,唯一的“紧箍咒”就是年龄,根据直播平台的规定,网络主播必须年满18周岁。除此之外,网络主播可谓百无禁忌,既可以自己直播,也可以挂靠到“公会”。所谓“公会”,跟明星们的娱乐公司一样,会给主播们提供包装、资源方面的支持。

  张晓开创的紫星娱乐,就是潍坊一家直播“公会”之一。据了解,如今潍坊这样的网红直播公司有近200家,其中活跃度比较高、规模较大的有五六十家,包括“泊茂传媒”“摩登兄弟”“猛蚁传媒”“紫星娱乐”“大明星传媒”等。

  从事网络直播公司这一行的,绝大多数是从玩家转型或是从主播转型。王甜甜就是在做了5年主播后,成立了自己的主播公司“六闪星”传媒。

  主播公司这么多,那么在潍坊有多少人从事主播行业?这个数字,很难具体估计。大明星传媒公司负责人张名伟告诉记者,如今他们签约的潍坊地区的主播有几百人,实际活跃的本地主播有五六十人。紫星娱乐创始人张晓说,他们平台签约主播16000多人,本地主播有600人左右。

  “一般来说,只要想赚钱的主播都会签约‘公会’。”张晓说,对于主播们来说,签约“公会”是有百利无一害的事,“公会”不仅会提供培训、设备、化妆,在利润分成上也有优势。“一个网络主播没有加入任何‘公会’,如果她足够好,会不断有‘公会’去挖她。”张晓说。

  大明星传媒公司负责人张名伟说,他们会根据主播外形,为其量身打造适合的路线,如“甜美型”“御姐型”“二次元型”等,并提供专业化妆师和培训,主播内容上也会有设置,如要捕捉当下热点、对政治类话题避而远之等。

  记者来到位于白浪河奎文门旁奎星楼的大明星传媒,参观了主播们的工作空间。每个房间约15平方米,一台电脑、一只耳麦便是全部装备,房间里还装饰着许多气球、抱枕等玩具。张名伟说,新主播一般会在公司直播一段时间,时间长短根据主播状态来定,3个月到1年不等,这些主播称为“线下主播”。上手之后,主播们就可以自己在家直播了,只需要配备耳机和电脑就行,一套设备在1万元左右,这称为“线上主播”。

  “线下主播”会实行“保护期工资”,这段期间内,公司根据主播条件给予3000元-10000元的工资待遇。转为“线上主播”后收入差距开始增大,有的主播月收入四五十万元,有的月收入六七千元。从事主播行业3年的江龙,成立了自己的直播工作室,做主播3年赚了约600万元。

  张晓表示,对于主播来说,月薪过万是“最基础的”。曾在一家大型直播公司从事策划工作的范女士,为了体验主播工作状态,用“玩票”的方式做了一个月的主播,虽然没什么才艺,颜值也不够高,但当月也赚到了5000元左右。

  “网红主播”究竟靠什么赚这么多钱?如今比较火的直播平台有YY、酷狗繁星、火山小视频、斗鱼、抖音、西瓜视频等,每个平台都有充值活动,让观看直播的粉丝们充值买虚拟礼物送给主播,礼物的价格不等。

  在网络直播平台,虚拟网络货币和人民币是等价兑换的。如在YY语音平台,一个棒棒糖礼物价值0.1元,一组1314棒棒价值131.4元,88组1314棒棒糖俗称“小飞机”,888组就是“大飞机”。粉丝的消费数额每月进行月结,直播平台抽走50%,主播和“公会”分成剩余的50%。

  为了让粉丝不断为主播花钱,直播平台也会设置很多活动。如在YY语音平台上,为喜欢的主播开通守护者是999元,主播提成300元。粉丝在主播直播间开“爵位”,体验更尊贵的身份,最贵的“国王级”首月开通是12万元,续费每月2万元,主播能获提成3万元;等级最低的勋爵每月50元,主播获提成5元。这些“国王级”的土豪则是主播们的“大客户”,不得不“抱紧大腿”。

  “收到礼物要‘跪舔’,什么‘哥哥、欧巴又来送礼物啦,爱你哟!’这种话要说好多次。”从事过主播行业的范女士说。

  什么样的人适合做网络主播?很多人认为是长得漂亮、有才艺。但在业内人士眼中,颜值和才艺虽然重要,但绝不是第一位的,主播的情商和人品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大明星传媒负责人张名伟说,长得漂亮、才艺多的主播最开始都很顺,很容易引起关注,但一般会遇到“瓶颈期”,如果克服不了就很难走得长远。单纯长得漂亮但动作呆板、语言空洞,不会引起粉丝的好感。只有头脑灵活、接话快、有想法、情商高的主播,才能越走越远。

  32岁的江龙是有几十万粉丝的大主播,却不是靠颜值取胜,擅长脱口秀的他走的是“搞怪”路线。“我能热闹气氛,比较有自己的想法,虽然长得不好看,但不妨碍粉丝送礼物。”江龙说,在他的直播公司里,有专门画国画的画家做直播,同样不是靠颜值引人注目。

  范女士也表示,网红并不是美女的专利,卖丑也可以。记者在YY平台上看到,网友们关注的不仅仅是化浓妆、穿着性感的美女主播,也会给种菜的大叔、跳广场舞的大妈、说着方言吃各种奇怪食物的小伙子点赞、送礼物。

  记者在YY平台上看到,直播内容五花八门,不仅有传统的音乐、舞蹈、脱口秀,还有户外、吃鸡、手游、喊麦、直播购、体育、二次元、交友等板块。其中,音乐、舞蹈、脱口秀等方面的粉丝多、主播也多。

  张晓说,他们公司主播设计的直播内容非常丰富,有拉二胡的,有直播农产品义卖的,还有直播吃东西的……五花八门的事情,只要有粉丝喜欢就都可以拿来进行直播。

  范女士告诉记者,直播内容丰富,主播类型也很多。有最常见的娱乐直播,主播以女性居多,通常有一定的才艺,颜值比较高,能够很好地和粉丝互动;有游戏主播,时下最热门的游戏主播都是LOL、Dota等电竞游戏的职业选手;有户外主播,表演形式多种多样,有在大马路上喊三轮车的,有去大排档吃宵夜的,这类主播较少;还有百姓主播,随着手机直播app的兴起,越来越多的人拿着手机直播演小品、吃饭、喝水等。

  不同的主播类型吸引的粉丝群体也不一样。江龙说,他说话时观点犀利、幽默出彩,直播间内以男粉丝居多;23岁的主播李浩辰说,他以软萌的颜值取胜,直播间里女粉丝比较多。

  同时,不同的直播平台侧重点也不同,如像比较接地气的农民题材适合西瓜视频;才艺类的题材则比较适合YY平台等。

  “网红主播”收入丰厚,他们是不是真的如表面那么光鲜?其实,每个网络主播都有不为人知的辛酸,这也是为何很多主播在小试牛刀后便离开的原因。

  范女士告诉记者,每次看见“网络主播轻轻松松月入百万”这样的新闻,她都会翻个大大的白眼。在外界看来,女主播只要坐在屏幕前与粉丝聊聊天、撒撒娇,就能赚大钱。实际上网络主播不像艺人那样有助理打点行程,通常一手包办所有东西,无论是直播的话题策划、自我包装,还是布景和行程安排等。“几个小时下来,要不停地说、不停地唱,不能冷场,要一直笑,保持心情持续亢奋,玩出各种花样留住粉丝。”范女士说,一场直播下来,很多主播只想瘫在床上不起来了。

  王甜甜说,要想做主播赚钱,那么每天起步至少直播10个小时。“我最狠的一次,连续直播了18个小时,累瘫了。”王甜甜说,一天下来,除了吃饭和化妆,只有两三个小时的睡觉时间。如今直播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,很多新主播只能硬拼“午夜档”,因为晚上12点一过,大主播们就会关直播,结束工作。这时候,奋战在“午夜档”的新人主播,可能有机会走红。“对新人主播来说,通宵直播是很正常的。”王甜甜说。

  资深网络主播刘菲菲说,自从成为主播就过上了日夜颠倒的生活,每天晚上和下午是工作时间。

  资深主播李浩辰说,网络主播要想做长远,根本不敢断播,要保持每天固定时间直播,如果连续几天不工作,非常容易“掉粉”,平时根本不敢休息。

  王甜甜说,成为“网红主播”也就意味着从此再也没有个人生活,因为工作和生活会“混为一谈”。

  “很多主播为了要打赏,会加粉丝的微信维护关系。”王甜甜说,本身每天就有很长的时间在做直播,下播之后还要跟粉丝聊天。“粉丝根本不会管你要不要休息,如果是个大客户跟你聊天,主播就要去维护,否则谁还给你送礼物?这样一来,主播的个人生活也严重受干扰。”

  虽然“网红主播”有许多粉丝夸赞、送礼物,但也有数不胜数的“黑粉”在网络上抨击、谩骂。曾在淘宝上做过主播的牛丽萍告诉记者,虽然有很多粉丝夸她,但也有很多粉丝黑她、攻击她。“说的话特别难听,心情会很受影响。”牛丽萍说。

  江龙说,很多“网红主播”在直播过程中会遇到粉丝提出的各种无理要求。如果对方是个大客户得罪不起的话,主播只能“忍辱负重”。“我曾经被要求往头上浇水、剪衣服、往脸上抹面粉等。”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天使城娱乐 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
天使城APP页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