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背景图
天使城轮播图
上海车展上的女主播网红主播向左专业向右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19-05-17 02:02   

  上海车展上的女主播网红主播向左专业主播向右招商主管QQ:23996天使城娱乐

注册

登录没有了各种风情万种的车模,车展上的各路女主播成了另一道备受关注的风景线。

  王伊洁和小妮都在上一届上海车展做过直播。王伊洁是“一直播”上的头部主播之一,粉丝数超过310万。小妮曾经在某直播平台上和团队一起运营着一个PGC性质的汽车直播号。

  在外界的评价中,她们都可以被归结为在车展上蹭流量的女主播,接受类似的赞美与指责。但事实上,她们之间的交集远小于两个擦肩而过的普通看展观众。

  不管口头上是否愿意承认,流量是每个主播的根本。它就像每一个主播大脑里时刻旋转着的一枚硬币,一面是自己实力和魅力的象征,另一面则预示着存在多大的变现可能。

  王伊洁不认为车展是一个对自己吸引流量有帮助的地方。要不是因为临时接到了商业合作,来本届上海车展做直播原本并不在她的计划内。“我本来是想去泰国玩的,那里有个电音节。”

  作为一个主播,王伊洁身上的标签很模糊。她说自己是个美妆兼美食主播,偶尔会播汽车相关的内容。你问她,好歹算是个和汽车沾边的主播,怎么会忍心错过上海车展这种汽车界的盛宴。她的回答很直接:“车展真的带不来多少流量。”

  王伊洁认为,想靠车展吸引流量的多数是那种男主播,以前镜头对着车模,现在镜头就对着礼仪,很少会播车。“单纯看车,没有多少人会看的。”

  在小妮的描述里,车展却又成了一个吸引流量的富矿。上一届上海车展,是小妮第一次在大型车展上做直播。当时,他们团队运营的直播号启动没多久,粉丝数才不到2000,一场车展的直播做下来,几天内粉丝数就增加了一倍多。

  “前提是内容要做得专业,愿意跟着直播看车展的用户,多数是真正对汽车感兴趣的。”小妮的外形并不逊色于一般的颜艺主播,在直播的过程中,她却发现,会持续关注他们的用户,并不是冲着她的脸来的,确实是真正想看车。

  一定程度上,小妮和王伊洁也达成了共识。小妮坦言,非汽车专业的主播想通过车展来吸引流量,会显得吃力不讨好。“一个网红女主播,连汽车牌子都认不全,连一辆车的基本配置都说不上来,凭什么靠车展来吸引流量?”她补充说,“退一步讲,网红主播在直播间舒服地坐着就能吸引流量。对她们而言,跑车展这么累的活,性价比太低了。”

  之所以能在车展上看到那么多的网红主播,并不是因为这是一个值得蹭流量的场合,更大的可能是,这是一个适合把积攒起的流量变现的地方。

  这一届上海车展上,王伊洁的商业合作定在了第一天媒体开放日的下午,主要是为一家车企直播新推出的几款车型,直播时长1个小时。在车企的直播海报里,她的名头是著名时尚美妆博主。

  直播开始前的半个小时,王伊洁就赶到了指定的展台。穿着上和她平时直播的风格没什么大的差别,“有些车企会要求穿跟场馆或车子颜色相配的衣服,这次没什么要求,就随便配了一套。”

  虽说是随便,但还是能看出她精心搭配过。黑色皮帽和银色项链都是香奈儿的经典款式,上身是白色内衬加香槟色流苏小香风外套,只是脚上的鞋子显得格外不搭,是一双蓝白相间的大号旅游鞋。王伊洁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:“不会进入镜头里的部分,完全服从于舒适的原则。”

  几天前,王伊洁已经拿到了客户提供的直播大纲,包括介绍的顺序、车型的数据、需要向粉丝重点推荐的内容以及可以自由发挥的部分。她自己打印了一份,上面密密麻麻的涂改痕迹可以看出她做了不少功课。

  但现场出现了一些意外,直播大纲临时发生了调整,原本需要重点介绍的一款车型换成了另外一款。王伊洁小声嘀咕着从客户手里接过了新的大纲,神情上有些恼火,但还算镇定。

  此时距离开播还有不到15分钟,她从自己的小挎包里掏出了一根自拍杆,手机安上自拍杆后,划到直播软件的界面,就完成了所有的准备工作。她不觉得这样简陋的设备和一个310万粉丝级别的主播身份有什么不符,“我只是个个人主播。”

  临时改变的直播大纲还是给王伊洁带来了一些烦恼,她问工作人员要了一支笔,站在引擎盖前开始在新的大纲上写写画画。看了不到1分钟,她抬起头问身边的人,“你觉得我需要补一下口红吗?”再下一秒,她又对着前置摄像头反复整理起刘海来。

  下午三点半,直播正式开始。从弹幕里可以看出,这是一场没有事先预告过的直播。不少粉丝问,“这是在哪里?”但更多的弹幕内容和车展没有任何关系,“好久没有看到你开播了。”“小姐姐真好看。”“镜头有点糊,擦一下。”

  王伊洁没怎么理会弹幕内容,径直开始介绍起了大纲上要求的新款车型。没有多少粉丝问和汽车相关的问题,为了把客户要求的内容介绍到位,王伊洁一直都处在自问自答的状态。

  偶尔会有粉丝提出:“不想看商业,镜头转过来,看看脸。”但更多的粉丝像是习惯了这种模式,反复地刷着“客户第一”。作为回馈,王伊洁会适时地把镜头对准自己,做一个嘟嘴的表情。

  因为没有计算好时间,不到20分钟,她就把需要介绍的几款车型都讲完了。但客户要求的直播时间是1个小时,她只好从头开始讲起。整个直播过程中,每款车型都被她介绍了不下3遍。

  从直播质量而言,这甚至称不上是一场合格的直播。场馆内的网络信号并不好,直播过程中频繁出现卡顿的情况。手持自拍杆的拍摄方式,使得整个直播画面始终处在剧烈的抖动中,更不用说画面在横屏和竖屏,前置镜头和后置镜头之间的反复切换造成的混乱场面。

  作为一个旁观者,很难说清楚这场直播是为谁服务的,客户是上帝,粉丝也是上帝。可能在这个场合下,客户这个上帝的分量显得要比粉丝重一点。

  小妮口中的车展直播完全是另外一幅样子。和王伊洁唯一的相同点是,她也会挑一双舒服的鞋子。她给自己团队的定位是专业的汽车主播,需要通过持续输出优质的汽车资讯,来维持住粉丝的关注。因此,像上海车展这种大型车展,对她而言,更像是一个不可缺席的战场。

  在小妮参与的上一届上海车展的直播中,除了中午休息1个小时吃饭外,全天有8个小时,她都在整个场馆内到处直播,“8个小时里,嘴皮子和双脚都没有停过”,最大的消耗品是矿泉水,一天能喝掉5瓶550毫升的农夫山泉。

  这样的强度会持续3天,“一般都是两天媒体开放日,再选一天公众开放日”,3天内,她需要跑遍几乎每一个展台。小妮用了“可怕”这个词来形容公众日的盛况,这一天,除了高强度的直播外,他们还要应对拥挤的人流,“拍5个车,可能有4个车是需要卡位的”。

  在小妮的车展直播中,粉丝是绝对的上帝。保证直播质量是最基础的条件,为此,他们准备了大量的直播设备,手持稳定器和收音话筒是单人直播的标配。如果有条件两人一组,其中一个人就会使用装有稳定器的摄像机。

  除此以外,小妮还需要提前了解大量的汽车知识。在她的概念里,她不是简单的带着粉丝去看车展,而是需要向粉丝介绍车展。因此,如果粉丝提出的问题她答不上来,只能归咎于前期功课做的不够。“我当然可以用‘我帮你们问一下销售人员’来化解,但说多了就显得水平很差。”

  在和粉丝的互动中,小妮可以感受到多数粉丝是认真来看展的,“粉丝对内容的需求会很清晰,问的问题也很有针对性。”在小妮看来,这种情况在上海车展取消车模之后尤为明显,偏娱乐化的属性减少了很多,“以前人们关注车展,看美女居多,现在主要是看车。”

  在上一届上海车展的直播中,小妮印象最深的是在车展现场遇到了粉丝,“是一个车企的工作人员,在平台上看到我们在做直播,特意从另外一个场馆跑过来送了一瓶水。”

  现场吸粉也是她津津乐道的回忆,车展现场有人看到她播得很用心,会主动问她在哪个平台直播,然后给她加一个关注。

  上一届上海车展,王伊洁也来做过一场直播,“和一个不知名的品牌有个商业合作,忘了具体叫什么名字。”问她直播过程中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,她说,那天彭于晏来了。

  王伊洁取消了去泰国电音节的计划后,给自己排满了行程,刚做完上海车展的活动,又赶去黄山做了一场汽车试驾的直播。不久前,小妮所在的团队解散了,她选择了一项与汽车直播不相关的工作,没有出现在这一届上海车展的现场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天使城娱乐 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
天使城APP页面